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血族大家庭 > 第三十二章:智斩萨德

第三十二章:智斩萨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天*天*小*说m.“萨德将军,我己经接到前线急报,殿下的军队被敌人包围,急待我们救援,为什么一天过去了,这里救援大军,你还迟迟的不肯派往前线?”克星巴,手握着刚刚收到的急救军情,对着上方的主将,激动万分的说着,完全没有了往常那种上下级之间的恭敬,几乎的斥喝出来的。
  
  先前的二道加急军情告急,都是饶过他的,但是克星巴也是副将,同样有着自己的眼线,这个就是刚得到心腹送来的军情,也对萨德先前玩那瞒天过海的手段,极为的愤怒不己。
  
  虽然,大泽军事改革以后,使用他那三大秘器武装起来的血族战士,不但弥漫了与狼人之间的实力差距,甚至还凌架于其上。
  
  但是,就并不是说血族将士就是无敌般存在,熟话讲猛虎难架群狼,双方在绝对数量和质量差距拉开的情况下,这种优势,将会变的荡然无存。
  
  大泽现在的处境,正是被狼族大军绝对数量和优势兵力,给压制的退无可进的地步!
  
  “放肆,我是主将还是你是主将,我自有主意。”萨德顿时面色阴沉而下,目光阴寒的凝视着克星巴,咆哮道。
  
  至于萨德打的如意算盘,克星巴自然能够猜的出来。五王子和八公主二位殿下,带的那么点兵力,根本不足以求急,去了之后最终恐怕也只能是一同折戟沙场的结局。
  
  到时候最大的得利者,还不是第一血团!第二血团二位核心王子陨落,那么第一血团可以堂而惶之的将之吞噬,而第三血团失去第二战力的莉米尔之后,也将实力大损,到时候就是第一血团独大,而萨德作为此事件的操盘者,更是最大的立功者,地位也将扶摇直上。
  
  好个一箭双雕,如此狠辣手段,为了私斗,连亲情及国势危难全然都不顾了吗?对此克星巴心中百感交集,但是表面上也不得不暂时将这些愤慨情绪压抑而住。
  
  因为闻听二人的吵喝声,大批的血族将领都是赶到了主将营帐当中。
  
  “哈哈,克星巴,你不要操之过急嘛,”一萨德死堂将领,劝说道:“将军忧国之心大家也深有体会,但是将军继然不派兵增援自然有其道理,你这军情我看不实吧。先前大泽殿下的神勇,那可是如同神迹,还有那个什么有来无回的阵法,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,对吧?”
  
  于是,众将军也是随同附和。克星巴身子微微颤抖着面色铁青,冷哼一声回到了副将位置上坐了下去。而主将之位的萨德嘴角阴冷的看了其一眼,反而招呼大家共同饮酒作乐,丝豪不把急紧军情当作一回事。
  
  当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之后,正当萨德借酒兴而发狂言之际,确激起了克星巴的血性,一柄直透喉骨的宝剑,己经寒冷无情的触碰到萨德的脖子之上!
  
  “咕咚!”感受到那沁入喉头的彻骨冰凉,萨德顿时酒醒了一多半,全身汗毛倒立,背上己经凝出一层冷汗,喉结颤抖的滚动一下,“克星巴,你不要开玩笑,有话好好说,你这是干什么?”
  
  “我干什么,快发兵,不然我就取下你的人头,”克星巴就是在等这个机会,这里到处都是他的人,不趁其酒兴失防之机,他怎么可能如此轻意要胁得住萨德?
  
  “大胆,你想造反不成?”萨德虽然怕死,但是也是一名将军,胆气还是有一些的,他也不相信对方,真的敢向他动手,“你不是六殿下,没有亲王令牌,若杀了我的话,不光是你,连你的家人都将遭受诛连之罪,你承受得起吗?”
  
  “放下兵器,克星巴,你这么做,可是造反,可不要乱来......”一些萨德的死党,顿时也是酒意被惊醒,脸色煞白的劝叫道。
  
  “哈哈哈,家人,我继然这么做了,你们以为我是冲动吗?”
  
  克星巴,冷笑悲戚地说道:“狼人大敌压境,我们内乱不断,不团结早晚国将破灭,还谈什么家人。你们难道身为血族男儿,没有半点血性吗?六殿下是不可多得的将才,只有他能带领将士们重复血族的荣光。”
  
  这番话,说的众将不由的羞涩低下了头,虽然他们也是第一血团的人,何偿不憋屈,被敌人如此的羞辱、挑衅,但是现实的政治情况,又是他们有勇气抗横的吗?
  
  “我知道了,我派去那送信的将领,就是你半道截杀的吧?”突然想到了什么后,萨德愤怒的说道。
  
  “不错。少废话,快发兵,不然就一损俱损。”克星巴,冷冷地承认道,同时微微收缩着利剑距离那喉部的距离。
  
  “众将听令,他一但动手就是谋反,将之乱刀斩杀,”萨德心中暗赌了一把,大声的反要胁,道:“你看吧,杀死我也没有用,你只能白白送死。现在放下刀,本将就视你一时冲动,无罪。”
  
  “对,你诛杀主将,就是诛族大罪......”
  
  “住口,”一道娇喝声从帐外猛然传来,苏妍带着一队亲兵翻帘进怅,手中亮出玉光闪闪的亲王令牌,“亲王令犹如陛下亲临,萨德延误战机,罪当诛杀!”
  
  当她对着克星巴挤出一丝果决眼色之时,同样等候这个机会多时的前者,也是心有意会,手中狠辣没有半丝的情感就挥动了那切割喉头的利刃。
  
  “你们.......”嘶哑的声音只吐出两个字,萨德就亲眼目睹了自己断开脖子处喷洒的鲜血,宛如喷泉在眼前洒显,下一刻彻底的冰冷,左右了他的脑感神经,温热生命彻底的远离他而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