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血族大家庭 > 第五十章:母子情深,一家团聚?

第五十章:母子情深,一家团聚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在失去大泽后,第二血团因前者坐镇,所短暂上升的实力,顿时崩溃而去,立即被第一和第三血团给死死的压在了其身下。
  
      不过昌克尔在血师乐尔的鼎力筹助之下,仍旧是没有被另两血团所彻底打跨,借助了那两大血团双虎相争的无暇以顾,还是苟延残喘给活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昌克尔并没有将英斯克暗袭的事给公开出来,这也是成为避免第一血团朝他们发动疯狂逼杀的原因,现在失去了大泽的第二血团,己经成为没有了利牙的老虎般,丝豪不足为惧。
  
      无论是第一血团英斯克,还是第三血团的维斯里,都将竞争的最大对手,看做是彼此对方,对于第二血团存在,无关痛痒,留作大局定后再进行收拾有何不可。
  
      自从大泽消失过后,种种有利的证据表明,他己经不能再活下来,要不然不可能这么久时间,没有出现,一定会疯狂反攻英斯克的。
  
      虽然对于此事,血宫震动,元老院和沃尔斯在震怒之下,竭力干预寻查真像,但是奈何查找不出线索,为了稳定大局,也只得作罢。
  
      对于大泽的陡然消失,莉米尔表面没有做出什么动向,其实她暗地中一直在寻查线索,为此她也私自走了几次第二血团,面见昌克尔,但是给她的结果,都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。
  
      最终她只得作罢,一边继续血团中的事情,一边暗中做着并不放弃的寻查工作。
  
      幽静的血子王爵府邸中,一间秘室里,米斯阴沉的滴出水的面孔,两颗尖锐外探的愤怒獠牙,闪烁出狰狞的可怕血芒,狠狠的道,“那个废物,我当初就感到找这么一个兵团,就不靠谱,无缘无故的团长竟然消失在了血兽森林,恐怕也是凶多吉少,最主要是让那兽王万一知晓我的动向后,恐怕真的会彻底的激怒它,对我一但发难,那可真的不好办了。”
  
      米斯边踱着忐忑的脚步,边手指微微抚摸着另手指上的血戒,他当然不知道现在兽王己经不存在了,而他最为希望得到的东西,也己经被苏妍给取走了,要是知道的话,恐怕他非得气的跳脚不可。
  
      上次他背叛兽王得到了后者的随身圣宝后,获得极大的好处,让他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平慵的资质,一跃成为实力极为靠前的血子,因此获得方方面面的各种好处。
  
      偿到甜头的米斯,最终还是按奈不住,准备私下对兽王下手,为此他准备了上百年的时间来对付它,没有想到最终还是出现这种人、物消失无影无踪的尴尬结果,让他也是大为亏血了一次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那种克制圣血力的药物,和那些专门克制兽王的宝物,以及关于兽王的行踪路线,是他在这百年时间当中,极为费力机密的才弄得到的,现在全部消失了去,不但让他计划失败,其损失也是相当的惨重。
  
      站在米斯身旁的是位长相极为方正的中年男子,一头黄红色的长发,微微耷于肩头,听着米斯的迁怒之言,他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得一直等待前者将怒火全部发泄出来完为止。
  
      虽然米斯极为火气正旺,但是他还是极力克制自己的,必竟这事属于极为机密,不可对外声张,不然不说别的,让英斯克知道他的这些小动作之后,也会对他小心警惕起来,对其是极为不利的。
  
      在说,此事前后都是以他本人亲身出马来联系的,中年男子只是他的一名信腹,责任并不在他人,炮火般怒火发泄过后,米斯也不得不摆出无力的遣散之手,令后者离开,自己一人消沉的待在秘室当中,苦苦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去。
  
      收拾一番对血帝死亡的悲切心情后,苏妍把血兽内丹,小心翼翼的先行收入自己的血戒空间当中而去。
  
      在确定血狼果然是沉睡状态后,苏妍将沃尔斯亲自交予与来的血戒,与前者一同收入自己手中的血戒空间当中而去。
  
      血戒非同常物,她本来依靠大泽才拥有这只是相当于半个的血戒,如果明而惶之的多出一枚,必将会引起别人的注意,所以只得将其一同给收了起来,以备日后所需之用。
  
      没有兽王的阻力,加上苏妍身上的强悍杀气,她按照原有的那条密径,还是照路往返就离开了兽王秘境,并没有引起其它血兽的注意,很快就顺利的走出了血兽森林。
  
      此次对血兽森林的冒险之旅,让她收获颇丰,除了实力与心性的双重提高之外,让她的战斗经验也是头一次真正的掌握了起来,最重要的是让她得到了兽王内丹,以及有关于血宫中那个重大的秘密。
  
      秘密回到第二血团中后,苏妍就亲自找到昌克尔,此时后者正与血师乐尔商讨团中要事,当看见来者何人后,二人同时站起来相迎的将她给让进了屋内。
  
      “夫人你辛苦了,现在有了兽王内丹,我想那最后的血灵珠,我们要好好的计划一番才行,千万不可操之过急,以免打草惊蛇,那可就遭了。”听完苏妍一番对此次去血兽森林的冒险经历过后,昌克尔与乐尔也是极为的关切和欣慰,为一个女子竟然可以完成这么艰苦的任务,表现出了很钦佩的情绪。不过当听得,血灵珠在血子米斯的手里时,二者也是面色一沉,稍作沉思后,血师乐尔对她如是凝重的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轻重,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,我一定不会妄自行动的。”苏妍向二者表示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远略他人呢?”说完重要的事情,苏妍转目顾盼一圈后,将目光重新盯在昌克尔的身上问道。
  
      见到没有什么事情可说,乐尔起身当即向她们二人告辞离去,就去血团处理公务去了。现在没有了大泽,乐尔可谓是又恢复到原来最重要角色,很多大小事都需要他前去替昌克尔处理,当即也不在多言就转身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见到乐尔离去,昌克尔顿时说道,“远略在第二血团的血武堂修行,我一会儿带你去,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,乐尔血师是可以信任的人,没有问题的。”
  
      轻点下颌,苏妍说道:“我知道这个,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的好,我想让你带米莉尔过来一趟,我需要和她单独见上一面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远略这小子你见到后,一定会大吃一惊的,我早说了此子天赋出众,果然不出所料,比大泽小时候的天赋更加了得。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苏妍不解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见到不就明白了,算是给你个惊喜吧,你自己看看就明白了,前面就是,哈哈”昌克尔手指着前面远处一处白色高墙大院道,然后爽朗的笑着向她辞别而去。
  
      虽然昌克尔表面上是幅豪爽不羁的性格,但是为人实则极为的心细,看到先前苏妍那么凝重的神色,必然是极为重要的事情,还是他亲历而为处理此事,才最为稳妥,当即就匆匆而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