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血族大家庭 > 第五十二章:莉米尔和沃尔斯

第五十二章:莉米尔和沃尔斯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葱郁密林的深山当中,一处茅草屋孤寂的坐落在那高高山畔之上。浑身腥血染满全身的蓝衣男子,手中提着沁血的长刀,摇摇摆摆的朝着那满山遍野唯一的人烟小屋之处缓慢的行去,视野开始因体内毒素的继续发作,而变的模糊不清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全身到处都是那琳琅满目的爪痕,血肉纷离,原来俊朗的面容也是因粘满着腥血而荣光不复,变的狰狞而恐怖。
  
      青衣男子刚刚与一头赤炎十首血蛇兽战斗过,虽然最终斩杀了对方,完成了最艰难的一次历练,但是他也是身遭重创,与他表面上看到这满目疮痍的浑身伤痕相比,其实他受到的最大伤害是那彻底侵入其体内血液中的赤炎蛇毒,毒火己经攻心,如果得不到救治,他的生命即将终结。
  
      对生命的渴望,促使着男子提着这一口气,一直寻到这里,当他看到有处人烟的小屋之时,绝望的心灵顿时为之一震,将浑身最后的力量提起,朝着那远处的目标之地艰难的走去。
  
      就在他的身体己经再也无法坚持住而倒下来的时候,突然一道娇小身影,陡然出现在他的眼前,那弱小的身影,将他竟然给背了起来,一点点缓缓的对着那茅草屋走去。
  
      小女孩浑身脏兮兮的,穿着的衣服旧破的很,十多岁的模样,看上去第一眼给人的感觉,就是穷苦人家的孩子。
  
      呼咧咧的喘气声,徘徊在女孩的耳畔,不过她仍旧迈着坚定而倔强的脚步,对着那己经越来越近的小屋艰难走去。
  
      背上的重伤男子,己经奄奄一息,好似一座重山压的她喘气极重,不过她绝不会放弃这个人。
  
      重伤的男人,是她所见到过自父母死之后,第一个人类生命出现在她的面前,而且还是同样的身负重伤,己经到了生命垂危的地步,最为重要的一点,从这个男人的身上,让她嗅到了一股无比兴奋的气息,所以她一定要把这个男人给救活。
  
      在她七岁的时候,身为猎人的父母,在一次猎杀山兽之时身负受伤,就像眼前这个男子一样,伤势极重模样,生命垂危,确是得不到有人救治,而命丧黄泉的双双撒手西去。
  
      父母死时,那对生命渴望的一双不甘眼神,深深触动着女孩幼小的心灵,留下了她终生难以磨灭的悲伤记忆。
  
      所以她就立誓,一定不要让这种悲剧发生在别人身上,而且暗中谨记着父母之仇。
  
      她聪慧好学,自小资质绝佳,在父母离世之前,她己经是名出类拔萃的出色小猎手,相同于其它的孩子,就是十五六岁的男子猎手,都是比不上她。
  
      她同是父母的骄傲,并且天生对医药有着浓厚的兴趣。不过因为辈辈世代都是以打猎为生,想打破这个相依为命的传承环境,也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  
      虽然父母同是出色的猎人,但是这个职业的特殊化,总是和富有挂不上勾的,只得在父亲出去拿猎杀的野物到集市更换钱财与物品时,才给她带来一些相关医药知识方面的书籍。
  
      虽然无法享受到像别家孩子那般正常的快乐童年成长,但是小女孩确感觉生活的很幸福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,让她也经常将欢乐挂在那乖巧可爱的粉嫩面颊上。
  
      当血腥的恶梦降临时,看着那父母绝望的冰冷尸体,小女孩就好似永远也找不到了人生方向,一切都是那么阴沉的冰冷,永无止境的让她再也看不到光明的世界,温暖从此远离她而去。
  
      她发奋学习药草知识和打猎技术,一直都没有放弃找到那个屠杀父母的脍子手复仇,一个强大而嗜血的血兽。父母并不是猎杀血兽的专职猎人,只是打些普通的山兽维持生活,确是葬身那恐怖的赤炎十首血蛇兽的嗜杀手中。
  
      可是没有正规老师的教导,她就只是一名极为低等的血族贫民,连血斗气都无法修行,谈何报仇,所以她一直暗中小心的跟踪那头庞大的怪兽。
  
      对于这个连半点斗血气都没有小女孩,那座山林中的霸主十首赤炎蛇根本对这个小东西从未在意过,前者弱小到就算是感觉到她的存在,也不值得一提的反应什么。
  
      她将这个杀亲仇人的体貌特征,以及爱好,用毒的方式,甚至包括此兽体内的特殊气息等等所有,都是深刻的印记在自己的灵魂深处,以备日后杀死这个怪物,从此不让更多的人重赴那悲惨一幕。
  
      所以就是这个全身是伤的男子出现时,其实小女孩己经暗中一直尾随一旁,天生就是出色猎手的她,对于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到附近,怎么会没有发现呢。不过当她越来越接近受伤男子的时候,让她闻到了那赤炎十首血蛇兽的独有血腥气息,她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男子杀死了那个怪物。
  
      推开破旧的不成样子的屋门,将男子放在由几根破木板搭凑的床面上,小女孩也因为体力透肢,而瘫坐到地,大口的吸着空气,来不断缓解着体内肺活量的缺失,双眼确一直有神的注视着男子的苍白面色,此时她看到后者的嘴唇,因为重毒太深,己经出现了暗紫的颜色,并有脱皮的现象发生。
  
      “水,快水,我要水”男子模糊的看到这个面前救他的小女孩,发出呼救的衰弱声音。
  
      “你己经毒火攻心,不能喝水,不然只会加速你的毒性发作。”小女孩铿将有力回答道。
  
      男子无力的睁着眼晴,看到了令他感动而不解的一幕。模糊的娇小身影,竟然抽出锋利的一把尖刀,豪无感觉的划破她那纤细腕脉,腥红的血液犹如小河一样,很快将桌布上一只白色的瓷碗给流趟溢满。
  
      然后她又从不知哪里取出像是备好的干草药粉,与她的血液掺合在一起,进行快速的搅动,那些草药很快就消融在血液当中,变成了暗红的颜色,被她端着送到了男子口边。
  
      “叔叔快喝下它,这是人血和十味去毒草混合在一起的,可以起到对赤炎十首血蛇兽毒的一些克制作用,可以延缓你的伤势,以及止住你的口渴。”
  
      女孩把血碗端到男子口前,后者产生的那种疯狂饥渴感,让他不在顾及一切,颤抖的抢过女孩手中的碗,大口的饮喝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当他将碗中的血、药混合在一起的液体,宛如海鲸吸水般一口气给喝干净后,舒服的躺在了木板之上。果如小女孩所说,他的口不在干了,也没有渴的感觉,模糊的视线,也变的清晰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看到这简陋而破败的小屋,和面前这个娇小而看着令人怜爱的贫苦小女孩,男子无比深遂的眼眸当中,掠过一抹感动与讶异之色。
  
      小女孩切割血脉的小手,端着一盆温水过来,帮男子身上擦试着伤口,并且熟练的将一些止痛的草药粉,覆在伤口上面,让得男子当即就感到了不在有多少痛苦。
  
  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,竟然懂得医术,是你父母教你的,他们不在吗?”男子接过透着温热气息的毛巾,将脸上的血泞给轻轻的擦干,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叔叔你长的真好看,”小女孩看到去除血污后的英俊面孔,发自内心的反应道,然后接过手巾,轻轻的摇了摇头,“我叫莉米尔今年十三岁。他们在我七岁的时候就己经死去了,我从小就没有离开过这座大山,除了你以外,再也没有见到过其它的人,这些医术是从那里学过来的。”小手,指了指桌子上的几本己经翻的碎裂,仍旧以胶质类液体粘连在一块的陈旧医书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自学的?”男子惊诧的看着小女孩。这种精湛的护理以及制药术,就算是在正规的医学院学习的学生,恐怕都难以做到这种熟悉精用地步,而这个小女孩无人可教,只看书竟然能够做到这种程度,除了天赋超然之外,还有别的可以来解释的通吗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