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围棋传奇 > 第六七八章 回京第一战

第六七八章 回京第一战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李襄屏回到京城之后的第二天,他就参加了一盘围棋比赛,这是围甲主场迎战申城队,李襄屏重新回到主将位,对阵申城队主将常浩九段。
  
  这也是“富士通杯”决赛之后,李襄屏下的第一盘棋,并且今年的围甲比到现在,形势还相当混乱,古大力领衔的山城队排第一,常浩领衔的申城队以一分之差屈居第二,而李襄屏所在队伍比申城队少2分,暂时在12支排名第三。
  
  这三支队伍也是第一集团军,积分已经和其他队伍拉开差距,冠军几乎肯定会在这三支队伍中产生,正是因为这两原因,倒也让这场比赛受到比以往更多的关注。
  
  比赛波澜不惊,在一盘看似“铺地板”的较量中,结果执白的李襄屏以4目半的较大优势获胜。
  
  并且在他的带领下,周小羊和“陀老”都斩获胜利,大比分3比1全取三分,一举反超申城队升至第二。
  
  李襄屏赢棋当然不是新闻,不过他今天的赢法再次引起围棋圈内部人士广泛关注。
  
  “唉~~襄屏看来是真涨棋了呀,下棋越来越内敛,内容也越来越有味道。”
  
  在比赛结束之后,申城队著名教练,“牛哥”的父亲老邱教练就第一时间发出这样的感概。
  
  “怎么说?”
  
  由于压倒一个最主要竞争对手,这让吴教练心情不错,他笑眯眯的追问一句。
  
  “襄屏早年的棋风,其实算主动求战型,尤其他早年和大李较量,那更是把这种风格发挥到极致,并且我们当年都看到了,他要是不采取这种下法,或者说他这种风格被大李抑制,他的胜率并不算很高。”
  
  吴教练听了点点头,的确,李襄屏出道前两年和大李的教练,现在还留给教练们很深的印象:
  
  “不过从去年初开始,襄屏好像就全面多了吧,他已经不再依仗蛮力,各种各样的赢法都有,尤其去年年中那段时间,简直就是另一个李沧浩了。”
  
  邱教练一笑:“李沧浩当然不是,看得出襄屏在改进自己的下法,风格也变得多样,不过当时的改变还不够自然,甚至还有点模仿的痕迹,哪里像现在这样啊……”
  
  邱教练指着今天这盘棋说道:
  
  “老吴你看今天这盘,同样是铺地板,却已经和去年的铺地板不同,他去年的铺地板是立足一个“等”字,等待对手露出破绽的那一刻,然后给予雷霆一击,可是现在呢,他却已经不再等了,至少是不刻意去等,好像已经达到是战是和存乎于心的境界,说实话其实以我的水平,也没看出常浩在什么地方就下坏了,可结果却输了4目半,一盘铺地板的格局竟然输了4目半,这不是涨棋是什么?”
  
  吴教练也赞叹一声:“确实,从上次富士通杯决赛就能看得出来,他的棋越来越挥洒自如,随心所欲。”
  
  邱教练再次一笑:“说挥洒自如我没意见,随心所欲应该还是没达到吧,这要真已经随心所欲了,那其他人还怎么混?根本就没法和他玩。”
  
  邱教练顿了顿:“不过说实在的,襄屏确实是百年罕见的天才,你看他现在才20岁不到,就已经达到如此的高度和境界,嘿嘿,现在常有人拿他和吴清源相比,其他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20岁的吴清源,那是肯定没有他现在的水平和境界,下周他不就要去和古大力下升降吗,我有一种预感,假如今天这水平已经是李襄屏的常态,那古大力可能还真危险,没准还真有可能是3比0。”
  
  “3比0就是让先,那应该还是不会吧?,咦我就奇怪了,你好像很希望襄屏赢的样子,人家大力和你有仇?”
  
  “仇当然是没有,不过你别忘了,等他们下完这个三番棋,我们队就要和山城队交手了。”
  
  吴教练放声大笑:“哈哈好你个老邱,你是想让襄屏把古大力打到怀疑人生,然后你们来坐收渔翁之利是吧?阴暗啊!怎么平时没看出来,你的心理如此阴暗呢。”
  
  邱教练微微一笑:“你别笑我,你就给我说句老实话,你自己有没有期待过3比0?”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吴教练苦笑一声,最终决定还是说实话:“看热闹不怕事大,我当然也是期待过的,谁没期待过?”
  
  “是吧,其实大家的心理都一样阴暗,唉,这也就是古大力了,要是换了别人,这个比赛还真不一定能成。”
  
  两位教练的闲聊李襄屏当然是听不到的,毕竟作为一个生理年龄还不到20的青壮小伙,这么多他他早就憋坏了,昨天是因为回到家已经深夜,所以他才没有行动,然而现在休息也休息好了,比赛也拿下来的,因此比赛一结束,人常九段找他复盘都很敷衍,等他离开赛场,他第一时间就给丫丫打电话。
  
  两世为人的李襄屏,这就是个坚定的走肾派,他一直认为,像男男女女这种事,走肾必须是在走心之前,什么先走心后走肾,那是弯弯琼瑶奶奶他们才喜欢的套路,作为一名二十一世纪的好纨绔,李襄屏向来鄙视那种老套路,因此和丫丫见面以后,都没说上两句,李襄屏也不管时间合适不合适,先找个地方滚上一次床单再说。
  
  晚上不到七点,海淀区,五道口,林依然帮李襄屏置办的那个高级公寓,丫丫一边打量周围的环境,一边埋怨道:
  
  “你怎么跟头牛似的。”
  
  李襄屏笑道:“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,我是牛你就是田,那句话你肯定知道,所有像这种事啊,其实都是我们男人吃亏…..哎哟!你是属狗的呀,怎么还咬人呢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