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步剑庭 > 卷九 第六十六章 前尘永梦 七

卷九 第六十六章 前尘永梦 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是蛊爆!”
  
  楚颂惊觉脚下蛊虫残骸悉数爆开,血水、毒素四溅飞撒,混成一团紫色浓雾,楚颂陷身其中,顿觉一股毒性直冲头顶,冲得她头晕目眩。
  
  心知雾气有毒,楚颂当即提运真元,她外修的乃是《经纬针法》,内修的真气功法则是《神农药皇经》。
  
  《神农药皇经》乃是医家一脉传承千年的绝学,虽说杀伐之力不足,但在延年益寿、抗毒自愈等方面,都可说是当世一等一的功法。此功法修炼不易,除勤修不辍外,还需靠外服天材地宝、针炙药浴等手段协助突破关隘。
  
  好在楚颂家学渊源,如今修炼已有小成,虽不至于百毒不侵,但对毒素的抗性也早异于常人,稍一运转周天,便将体内的毒性化解。
  
  但楚颂却不满足于此,眼看毒雾仍在蔓延,唯恐应飞扬在抵御公子翎之际再遭毒气波及,当即元功再提,周身毛孔悉数张开,竟如长鲸吸水一般,将毒雾尽数吸纳如自己体内。
  
  饶是《神农药皇经》神异非凡,一次吸入过多毒雾,仍令楚颂毒气攻心,白皙面容竟浮现出暗紫之色,几乎软倒在,可毒气吸尽,雾下却再现峥嵘。
  
  几道细长黑影从雾气中探出,静谧而迅捷的刺向楚颂,楚颂此时正全力化消体内毒素,如何能再躲闪。
  
  危机之际,谢灵烟眼疾手快,出剑来援,挡下那疾刺而来的黑影,但看清雾气后那黑影的真身,却又是恶心得浑身发麻。
  
  先前满地蛊虫的血浆汁液已被炸成剧毒雾气,而残骸尸块则拼凑成了眼前的怪物。
  
  很难形容这怪物的形貌,非要硬说的话,便好像有一双的大手将所有虫尸攒起来硬捏在一起,而且手法粗暴随意至极,才会诞生这扭曲、狰狞到难以言喻的怪物。
  
  它的身子大致被搓成不规则的长形肉块,数以百计的口器、牙齿、鞭毛、针刺、肢骸参差不齐、乱七八糟的长满一身,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翅膀齐齐闪动,让它上半身悬浮半空,只留尾端拖地,先前攻向楚颂的“触手”实则是黏在躯体上的蛇和蜈蚣。
  
  而此时,怪物身上无数肉瘤炸开,竟有如雨一般的蜂刺从肉瘤中被射出,倾泻而来。
  
  先是引爆蛊虫体内血液毒腺的“蛊爆”之术,又见将死去蛊虫融合再利用的“尸蛊”之术,不需赵雅揭晓答案,楚颂便已清楚明了,世人只知赵雅术法超凡,但她真正最擅长的是用蛊!
  
  若后知后觉的想一想,倒也合理,曾在南疆做为蛊奴的赵雅,若耳濡目染多年,仍无一技傍身,怕早被那些鬼蜮邪魔吃干抹净了。
  
  只是未曾想赵雅竟然藏得这么深,风雅颂三姝之中论战力本应首推秦风,可如今看来,赵雅若术法蛊术齐施,未必不能与秦风一较高下。只是这蛊术与赵雅竭力隐藏的过去息息相关,她不愿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供人猜测查证,即便先前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境地,也不愿显露。
  
  但此时却已再无隐藏必要,而她一出手便一鸣惊人。
  
  她所防备的乃是楚颂,医术蛊毒彼此制衡,胜负往往便看谁能抢占先手。而先前示弱之下,楚颂已被她步步败退的假象蒙蔽,步入蛊尸遍地的陷阱之中。此时楚颂身染毒素,已然失了先机,只能先全力驱散体内毒素。
  
  而赵雅得势不饶人,随即全力转守为攻,一手掐动术诀,招引幻蝶飞舞,
  
  一手御使尸蛊,射出蜂刺连环。
  
  美与丑,真与幻,两种截然不同的极致,竟在她手中同时显现。
  
  楚颂无力抵御,又换谢灵烟挡在前面,剑气引动,周遭水汽化作剑流交织,一边挡住赵雅攻势,一边对楚颂道:“你且专心驱毒,我来应付。”
  
  谢灵烟看得分明,赵雅虽有蛊术作为暗招,但之前伤势已至积重难返境地。而她只需要护住楚颂,只待楚颂将毒素逼出,赵雅总有诡异蛊毒,仍是难敌她们二人联手。
  
  可赵雅却看穿她的意图,冷道:“想拖延?你拖得住,但他拖得住吗?”
  
  目光所视之处,却是应飞扬与公子翎的战场。
  
  -=
  
  任赵雅、楚颂、谢灵烟三女打得如何不可开交,但她们皆清楚,这场胜负的关键不在她们,而在应飞扬。
  
  端看在公子翎势如疯魔的攻势下,应飞扬能抵挡多久。
  
  应飞扬则更是清楚,三百三十二息,最多三百五十三息,这是他最大的极限,是他能拖住公子翎的时间。
  
  既无夸大,也无自轻,这是他在下决心独战公子翎前,根据交手经验,衡量双方差距后做下的精准判断。
  
  这是个值得夸耀的数字,纵然身受蛊毒影响,难臻巅峰,眼前公子翎依然是罕世的强敌,能正面接下他一招者都为数不多,何况是要拖住他三百五十三息。
  
  也是个够用的数字,只要拖住公子翎,凭楚颂和谢灵烟联手,最多不过二百五十息,便应该能制住伤势累累的赵雅了。
  
  而现在,已是四百一十二息!
  
  纵然剑法高妙,纵能制敌机先,但根基上的差距无可弥补,交战至今,应飞扬真气消耗殆尽,近乎油尽灯枯,但公子翎妖力却如狂风不歇,无止无尽,肆无忌惮的挥洒。
  
  每一次交击,都震得应飞扬丹田绞痛,五脏欲移,但他的呼吸却丝毫没有乱。
  
  因为他知道,呼吸乱了,心就乱了,心若乱了,剑就更乱。
  
  他要稳住呼吸,将丹田内刚刚回复的些许真气再搜刮干净,涓滴不剩得用来抵御公子翎下一招攻击。
  
  四百一十二息,每一息对他来说,都漫长的恍若一日,他绝不肯能记错。
  
  那为何他现在还没败?
  
  是公子翎比预料的变弱了?
  
  自然不可能,久攻不下的公子翎,下手越狂越乱越无理智,宛若卷起一场暴风在墓穴之中肆虐,整个石室都在他的威势之下发出“吱——吱——”低鸣,已是摇摇欲坠。
  
  这样的公子翎,谁敢说变弱?。
  
  那答案只有一个了,是他变强了。
  
  现在的应飞扬,比四百一十二息前的他强。
  
  每一息的应飞扬,都比上一息的他强。
  
  能与顶尖高手毫无保留的生死相搏,就是最好的修行。
  
  他感觉公子翎的攻势如海啸洪流,一浪接过一浪,一波强过一波,而他像是狂风海啸下的一叶扁舟,几近支离破碎,似乎下一个浪头打来,就能将他倾覆。
  
  不想被浪头打翻,他就要迎着浪头,操楫而上,去与浪头争高。
  
  每一次榨干体内真气,每一次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,都令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蜕变、成长,让他每一招都在将要溃败的境地,却又总能艰难的接下下一招。
  
  那第二个问题,为何赵雅现在还没败?
  
  他已全力拖住公子翎,为何楚颂和谢灵烟还没将赵雅击败?
  
  但这个疑问方起,下一瞬便被应飞扬按下。
  
  他可是在与最顶尖的妖王交手,哪里有资格分心其他战场。
  
  他所能做的便是舍弃一切杂念,将剑法施展到极致,多坚持一息,谢灵烟和楚颂便多一分胜机。
  
  甚至他内心深处一种雀跃之情悄然而生,让他更加轻松,浑然忘却这是一场生死相搏,只隐隐希望这场战斗能抛去一切外在因素,一直延续下去,让他继续沉浸,继续蜕变。
  
  还能再挡下几息?
  
  先定个小目标吧,五息?十五息?
  
  还不想这么快结束啊,要不目标定的大亿点。
  
  试试能不能击败公子翎?
  
  毕竟此时的公子翎非在巅峰,而他身上有公子翎给的明王幽冥双气,可以料敌机先。
  
  此消彼长下,这可能是他距离公子翎最接近的时候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