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步剑庭 > 卷九 第六十七章 前尘永梦 八

卷九 第六十七章 前尘永梦 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战至尾声,应飞扬、谢灵烟、楚颂皆已竭尽所能,各自搏命。
  
  而赵雅更是不怕搏命,因为她的命最轻,最贱,最可随意轻抛!
  
  于是,她手捻孔雀指,三千光华乍现,恢弘浩力耀世而出,竟是——
  
  “孔雀明王咒!”
  
  眼见公子翎绝学竟在赵雅手中现世,谢灵烟和楚颂心中惊起万丈波澜。
  
  但未有片刻思考的空暇,伴随着一阵宛若孔雀嘶鸣的凄厉破风声,一股爆炸性的力量从赵雅体内磅礴肆虐而出,璀璨耀目,无可抵御,周遭十丈尽成疮痍!
  
  连昏睡的秦风也被波及,被余劲挟裹着狠狠撞到了墙角。
  
  而谢灵烟和楚颂已近赵雅身侧,更是首当其冲,二女气血狂涌,百骸欲裂,如风中落叶般被这雄劲击飞,连维持身形都做不到,重重跌落在地。
  
  眼见已近油尽灯枯的赵雅竟再出奇招,一招之内,让谢灵烟、楚颂溃败。楚颂本就有毒在身,此时被激出一口腥浓毒血,心中更是惶急,赵雅竟已借着进化完全的母蛊吸取了公子翎足够多的记忆,拼凑除了孔雀明王咒的用法!
  
  楚颂开始明白,为什么谷玄牝也会对自己研发出的母蛊心存忌惮,若放任母蛊的宿主这般无止尽的吸收他人记忆,获取他人功法,那她将进化成一个不可遏制的怪物。
  
  可那已经是后话了,此时真正让她惶急的是,“雅姐,你的功体不足以支撑孔雀明王咒,再这样下去,你会死的!”
  
  赵雅之所以没有乘胜追击,是因为强行使出孔雀明王咒这种超过她极限的绝学,已是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
  
  此时的她跪倒在地,剧烈的咳血,可抹干血迹,冷漠目光又从垂下的黑发后透出,“你觉得,我在乎吗?”
  
  楚颂话语滞住,似也被赵雅的疯狂浸染,是啊,一个已经一无所有的妖,还需要在乎什么?
  
  她开始意识到那个一直回避的事实,她以为只要制住赵雅,事情便能有转机,但恐怕真正的结局是除非赵雅彻底咽气,否则,不死不休。
  
  而与此同时,因未受毒素影响,谢灵烟伤势较楚颂略轻,一口血几欲呕出,却又想到什么似得眼睛一亮,生生将血咽下后,传声问向楚颂,“楚姑娘,蛊虫之间上下克制,是否说公子体内若有了寄身蛊,那他体内子蛊便会被逼走?”
  
  楚颂正在抉择之际,闻言只本能的点了点头,等回神过来,心头更不明所以,不知谢灵烟为何有此一问。理论上确实如此,可事到如今,哪里再找一只寄身蛊?
  
  “这样啊……”谢灵烟微微一怔,随后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,她展颜一笑,道:“我有办法了!”
  
  说着竟强撑着起身,撇下赵雅不管,向应飞扬和公子翎交战处掠去。
  
  “又想扮作谢安平?妄想!”赵雅未听到谢灵烟方才传给楚颂的密语,只道谢灵烟又想故技重施,再扮成谢安平来干扰甚至操纵公子翎,如何能让她走脱?她面露狰狞之色,挣扎着欲站起身子拦阻。
  
  谢灵烟闻言,竟轻轻驻足。不知是否错觉,赵雅感觉谢灵烟的气韵整个变了,在此之前,她就像一个结,愁眉不展,整个人拧巴成一团。
  
  可就在刚才,她好像挥动慧剑,将那结斩开了,整个人都截然不同了。她侧目看向挣扎着起身的赵雅,语气平静却又格外认真,好像在叙说着自己的决心,道:“我只做谢灵烟,不做任何人的影子!”
  
  说罢,谢灵烟再不停留,只给赵雅留了个遥不可及的背影。
  
  可那平静的眼神、坚定的话语,却像是嘲讽一般刺痛了赵雅,一瞬间,赵雅觉得她又坠入了深不见底的万尸坑中,而谢灵烟,成了她必须仰视的存在。
  
  “给我,留下!”痛苦和嫉恨,让赵雅的面容扭曲,她真气再催,要留谢灵烟与她一道沉沦!
  
  霎时三千青丝倒飞,周身黑气缭绕,恍若燃起幽冥之火,正是孔雀幽冥印呼之欲出!
  
  以她如今残破的身躯,无法连续催发孔雀明王咒,但施展幽冥印却可抵消先前明王咒的反噬。
  
  赵雅撑地而起,体内真元疯狂运转,而脑中,公子翎的记忆碎片被组合拼凑,幽冥印的用法已然成形。
  
  可就在极招将出之际,一道讯息亦随着记忆碎片的拼凑,出现在赵雅脑识。
  
  赵雅如遭电击,呆呆怔住,体内孔雀幽冥印气劲瞬间溃散失控,在经脉中狂走,可她却恍若没有感受到经脉撕裂的痛苦,只无力的又坐倒在地。
  
  “啪!”泪水断线般,不断滴落在她手背,
  
  她举手捂住面,仰头不让泪水再留下,指缝间却渗出她呜咽的声音。
  
  “原来……你早就猜到了……”
  
  -=-
  
  谢灵烟不知身后变故,已掠至应飞扬与孔雀公子的战团,见应飞扬陷危,立时挺剑支援。
  
  应飞扬正当支拙之际,忽见一柄寒剑侧旁而来,替他分摊公子翎的攻势,应飞扬压力顿减,将早已散乱的剑法调回正轨后,又语带愧意的对来人道:“师姐,抱歉!”
  
  谢灵烟一怔,她没想到应飞扬会对她道歉,在她看来,是她实力不济,枉费了应飞扬拼死争取来的时间,却仍没能制住赵雅,应该是她向应飞扬道歉才对。
  
  可她却偏又能明白应飞扬的意思!
  
  这家伙既然说了要挡下公子翎,又没再后面加上期限。
  
  那他便是说,除非谢灵烟和楚颂制住了赵雅,解除了山庄危机,否则至死方休。
  
  而如今他无力再拦阻公子翎,反而要靠谢灵烟援手才能捡回性命。
  
  那他便是失约。
  
  哪怕他拖住公子翎的时间已比预期的多得多得多。
  
  哪怕根源是她和楚颂费时良久,却联手也未能击败伤痕累累的赵雅。
  
  但没做到就是没做到,所以他向谢灵烟道歉。
  
  谢灵烟又笑了,她这师弟真是没变,即便已历经世情磨炼,人间风霜,本质仍是一个执拗到极点的剑呆子。
  
  于是她道:“知错了是吧?我有办法让公子恢复,帮我制造个近他身的机会就原谅你。”
  
  应飞扬眼睛一亮,追问道:“什么办法?”
  
  谢灵烟却道:“没空细说了,先说能不能做到?”
  
  应飞扬沉默一瞬,随之双目精芒绽放,斩钉截铁道:“我能!”
  
  公子翎攻势连绵无尽,不会给他们犹豫的时间,应飞扬既允诺出口,当即弓步沉腰,斜剑指地,整个人如崩满的弓弦蓄势待发。
  
  心知机会唯一,应飞扬不再刻意压制体内新生的真气,不受桎梏的玉虚纳神真气如开闸放水,自丹田激涌而出,脱胎换骨的全新真气,一瞬间便将剑意催升至前所未有的境地!
  
  地面沙尘石屑被层层提升的剑意激得失重漂浮,连墓穴穹顶也不堪承受,裂开蛛网般的裂纹。
  
  眼见招式未出,便有如此威势,谢灵烟知晓接下来定是动若雷霆,随即抢先上前,替应飞扬牵制公子翎,让他能将剑势积蓄到极致。
  
  但甫接公子翎攻势,谢灵烟便感如山崩岳摧的压力倾轧而来,只第二招,便已溃不成军,被公子翎信手一掌击得倒退十数步。
  
  尽管同样的感叹今天已发出了很多次,但此时谢灵烟仍克制不住的感叹,她的师弟修为到底是到了什么境地,才能与这种强横到不可理喻的高手纠缠这么久!
  
  好在不需她再接第三招,只闻一声炸响,而后剑意随行,谢灵烟只觉一阵刮脸生疼的锐风从侧旁呼啸而去,便见应飞扬已如离弦之箭,提剑向公子翎而去!
  
  人未至,至极的剑意已侵袭而来,公子翎感受到谁才是真正的威胁,舍去谢灵烟不管,疯狂面容上竟首现凝重之色,
  
  但见公子翎足下一踩,立时地裂一线,无数巨大的黑色雀羽如犬牙地刺一般,交错破地而出,携摧枯拉朽之势源源不断向前蔓延,直袭应飞扬。
  
  攻如矢锋箭羽,一往无前。守如峦嶂千重,阻断关山。虽是无招无式,但经公子翎使出,却是攻守兼备的一击。
  
  而应飞扬也同时出剑!
  
  星纪剑光华乍现,发出龙吟虎啸的剑鸣。
  
  而风从虎云从龙,龙吟虎啸中,风云激涌而生,化作漫天席地的凌厉剑气,正是破风斩云剑法初式——剑起风云!
  
  剑光绞向眼前黑羽,风云瞬息涌动,妙至巅毫的一击,让第一层雀羽屏障应声而破!而应飞扬足下步伐不停,手中剑式莫定,一步一挥剑,一步一变式。
  
  风起云涌、风急云乱、风轻云淡、风卷残云……短短一瞬,破风斩云剑法二十四式行云流水般在应飞扬手中次第显现,每一招都如羚羊拐角,浑然天成,展露出的是前所未有的剑境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