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瓜田妻下:俊俏哑夫有点憨 > 一百六十七 归于平静

一百六十七 归于平静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陛下,南阳王到了。”刚刚升上太监总管的小太监小步的走了进来。
  
  只见南阳王跟在小太监的身后,神情淡然,对于沐承泽找他来所谓何事更是心知肚明。
  
  “臣参见陛下。”南阳王撩起身前的袍子,正要下跪的时候,沐承泽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道:“娇儿不见了!是不是九叔帮她离开的京都!”
  
  南阳王闻言站直身体,也没有反驳:“是臣做的。”
  
  “为什么!!即使是现在您也要把她从我身边赶走吗!”沐承泽的神情很是复杂,眼前的人是从小养育并教导他到如今的长辈,犹如生父一般的存在。
  
  可是为什么却非要将自己唯一心爱的女人给赶走!
  
  南阳王看着自己侄子逐渐暴躁的样子后神色一黯,随后道:“不是臣赶她走,是她自己要走。”
  
  “她自己要走!?为什么!?她为什么要离开我?”沐承泽的瞋目看着自己的叔父。
  
  其实他心里有这种预感,这一年来,娇儿对他俞渐疏远,这种的距离感让他总觉得她好像随时都会离开的一般!
  
  可是他还是没有留住她,他该知道,他留不住她……她是那样一个坚强有主见的女子……
  
  但是为什么她不能为了他留下?
  
  为什么?
  
  难道她不爱自己吗!?
  
  看着沐承泽挣扎的神情,沐阳无奈的叹道:“她留给陛下一封信。”说着,他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举到身前。
  
  沐承泽一听,瞬间抢过他手里的书信,急不可耐的打开看。
  
  只见上面用毛笔歪歪扭扭的写满了好几张纸。
  
  “亲爱的大竹,请原谅我不辞而别,我知道,我的离开一定会让你很生气,而且还会迁怒二伯,其实是我要求让二伯帮我的,他只是照我说的做而已,你不要怪他,阿才我也是骗了她,所以我的离开与任何人都无关,这是我自己的决定。
  
  大竹,我知道你一定在埋怨我为什么会选择离开你,其实你该明白,我不喜欢被束缚,不喜欢与其他女子共侍一夫,比起做金丝笼的金丝雀,我更喜欢做一只四处为家的鸟儿,而且以我的本事,是不会饿死自己的,如果以后我想你了,我或许回来京都,但是却不会和你见面,我怕到时候会忍不住,忍不住自己的心再次为你而沦陷,为了这次的离开,我给自己做了一整年的心里准备,所以我不能再因为你而放弃自己的理性。
  
  我离开后,听二伯他们的,找个比我好的女人,立她为皇后,你需要拉拢,仅靠你自己是做不到的,只要你好了,大陵好了,我才能在这个国家生活的好。
  
  大竹,忘记我吧,其实在三年前,你的妻子楚娇儿就已经死了,而我,不过是来自其他世界的一抹孤魂,我原本该是已死之人,可是睁眼却看到了你,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,但是看你瑟瑟发抖的样子还对我一副担忧的样子,那个时候我觉得你真是个可爱的人,对了,你不知道可爱是什么意思,不过这都无所谓,总而言之,这三年在你身边,我真的很开心,很欣慰,在你身边,我不会感到害怕,不会感到孤独,虽然以后要慢慢适应没有你的生活,不过我相信,我会重新开始的。
  
  你就忘记我这么一个绝情的女人吧,也不要来找我了,你要是找我的话,我就想办法逃,逃到一个你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,可能的话,我就想办法回到我曾经的世界,让你永远都找不到!
  
  写了这么多,写的手有点酸,不过应该都把我要说的话说完了,你好好的做这个皇帝,我相信,你一定会管理好这个国家,我也相信,用不了多久,你就可以忘记我,忘记我们之间感情,到此,你我相忘于江湖。”
  
  看完这些书信后,沐承泽屋里的垂下手,他缓缓地走出宫殿,看着天空高挂的弦月。
  
  曾几何时,他们坐在四四方方的小院子里,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着天空,而他总是喜欢看着她。
  
  可是如今……
  
  她走了……就那么走了……
  
  “这是她的决定。”沐阳沉声叹道:“我没想到这丫头是如此的性子。”
  
  “是啊……她其实除了挣钱以外,讨厌所有的麻烦事,每次做饭总要都下一堆烂摊,每次打扫家务都草草了事,她不喜欢去认真做一件事,就算是学做衣服,学做刺绣,也都是学了点就放下,在她心里,或许挣钱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  
  “陛下……”阿才轻声唤道。
  
  “她对谁都和和气气的,都谁都是一副笑颜常开的样子,我与他人不同之处,便是她更加依赖我一些,可是现在,她把我丢下了,丢在这皇宫里,不去在乎我的想法,不去在乎我的感受,就这么走了。”
  
  他只觉得心脏一阵阵的抽痛,痛得他有些难以呼吸。
  
  他不在乎她是谁,是人?是神?是鬼?是妖?
  
  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她是唯一一个愿意对着他笑,夸他好看,夸他的木工做得好,夸他会赚钱,把他当做一个正常的男人一样对待,而不是一个哑巴。
  
  她不嫌弃他,不讨厌他,甚至会喜欢他。
  
  这与她是谁都毫无关系!
  
  他只知道,她是他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,也不会舍弃的女人,更是自己这辈子的妻子,这辈子唯一的妻子!
  
  “二伯。”沐承泽突然唤起曾经的称呼。
  
  沐阳闻言看向他。
  
  “您去化州吧。”
  
  他的眼眸闪过一丝了然,随后道:“臣明日便出发前往化州。”
  
  现在他以封王,有了自己的封地,而化州郡便是自己的封地,也算是告老回乡了。
  
  “南阳王走了,谁来辅佐陛下?”阿才忙抬头问道。
  
  “南阳王为朕操劳一生,该休养了。”沐承泽说着朝宫殿外走去。
  
  从这天以后,那个从小长在乡野的陛下突然间换了一个人一样,做事雷厉风行,手段更是决然。
  
  南阳王离开了京都后,先帝一众残余逆党还为行动便被皇帝一举歼灭,不仅如此,就留朝中一些仗着年老,在朝堂有名势的臣子更是直接被新皇帝赶下了台,并在今年的春闱上广招人才,直接将朝堂一众大换血。
  
  而比较有趣的是,今年春闱的榜首,正是来自化州临县的秀才,李谨言。
  
  六年后——
  
  皇宫之内,沐承泽站在东宫内的院子里,眼前是楚娇儿走之前留下的一片辣椒田,这块地一直有专人打理,所以并为荒芜,而且种出来的辣椒都由阿才运出宫贩卖。
  
  除了辣椒,还有西红柿。
  
  现如今,这两种植物彻底的从大陵流传开。
  
  并且掀起一股辣椒与西红柿的热潮。
  
  而如今的大陵依旧一片盛世,商业发达,百姓富足。
  
  不过唯一有些改变的是,大陵的民间,多了许多养种植基地。
  
  粮食产量比往年只增不减。
  
  不仅如此,随着从外域传来的蔬果的增加,大陵子民的吃食也越发的丰富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